做什么都很菜

不动泰山。

【韩叶】体质

本来以为很快能写好结果写到2点- -我也是醉醉哒。
老夫老妻好好好

注意:
❀OOC不可避
❀只有韩叶
❀退役同居设定
❀欢迎捉虫
❀以上OK者,继续?







1、

体质这种东西,说来也是麻烦。

人都言少年气血方刚内火旺,哪个男孩在小时候没有一段赤脚撒泼的时光?盛夏亮金的阳光中几个住近的伙伴穿一件短袖,甩着细皮嫩肉的小短腿前仆后继地跳进河里池塘里总之是凉丝丝的水里,还没有站定身子就被泼了一头不知是谁溅起的水,于是极具报复心理地随手扬起一捧水见人就撒,搞得一池绰绰人影像油画的笔法那样模糊在白花花的浪和脆生生的笑里,把自己和别人都浇了个透心凉。

然后又是比捉鱼,比游泳,比憋气……闹腾了一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顶着一身水自然免不了一通又是责怪又是心疼的骂。面上作一副乖巧的知错模样,心底下还惦记着今天较量的输赢胜负。当天洗洗睡了第二天又是潇洒,这么几个回合下来竟然也少有感冒的。

叶修当然也有这种经历。他还记得以前自己和叶秋都是身上热的主,6岁以前二人总睡一张床。冬天时还好,两个小小软软的肉团子在一个被窝里相互依偎取暖,感受着周身惬意的温度,叶修在满足地长舒一口气的同时不忘捏捏叶秋的小肚皮,对此,被调戏的叶秋往往给自家哥哥脸上糊一掌之后便背对人家安分睡觉。可是夏天不一样,长大后兄弟两个对于夏季一起睡觉的唯一记忆就是不断地要把对方连同被子一起踹下床的欲望。

至于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谁把谁踹下床这种事情,我们就不要深究了。

由此可见,虽然叶修这位准宅男现在又是虚胖脸又是小肚腩,当年毕竟是活泼过的。可是自从15岁——青少年成长发育最重要的时期——离家出走,他的生活条件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说的上是能够满足应有的需求。通宵,营养不良,保暖不足——一系列的问题使他的体质渐渐不如从前,等到长成,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确有些糟蹋身体,然而此时已经晚了。

并不是说他容易感冒——他容易手脚冰冷。

作为一个职业选手,手部受冻是非常致命的。叶修的职业素养有多高?一般情况下是决不允许手冷这种理由影响自己的发挥的,进入秋冬后,他习惯性地会在打比赛之前给手指做热身,时间、密度比普通的热身都要强一两倍。因此,叶修的这种体质基本上是没人看得出来的。

但是韩文清知道。而且是很早以前就知道。

理由很单纯,没那么复杂。不过是在联盟正式建立之前,有那么一场线下比赛,在12月,赛后他出于礼貌要和叶修握手。面前那人笑盈盈地望着他,颜色有些淡的薄唇哼出“打得不错”一边伸出了手。韩文清触到那只单薄修长的手的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握到了一块冰。

冷,实在是太冷了。

偏偏掌中传来的触感细腻又柔滑,和这份冷意一起竟让人有些流连。

“你很冷吗?”年轻的拳皇没有放开那只手,皱眉直勾勾地盯着叶修的眼。

“不啊——怎么,大漠你还会关心人?”少年的斗神永远不会在言语上占下风。

“你的手很冷。”陈述句。

“体质问题。”无需多言。

别人的体质不是什么值得韩文清上心的事,他没有深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一直知道。若没人提,他不会特意想起;若有人问起,他不会忘记。

 

2、

这种偏寒的体质不是没有让叶修感到困扰过。尤其是和苏沐秋一起打拼的那些年,一到秋冬季节,晚上入睡和起床前就变得特别难熬。冰冷的双脚无论如何感受不到温暖,足部的被子形同虚设,他只有蜷起身子才可以稍稍取暖,再迷迷糊糊地睡着。早上则是被冻醒的,只觉得足上似布了一层薄薄的汗,不知是冷汗还是液化的水珠。

幸运的是,现在的叶修有了一个可靠的同居人兼取暖炉。

本来嘛,韩文清给人的印象就是一腔热血气宇轩昂,但就看那漂亮结实的肌肉线条仿佛就能想象到皮肤下流动着滚烫的血液。事实上就是如此,一位不愿意亮出身份的苏姓职业选手透露,叶修对于韩文清全身上下的肌肉手感和热度非常满意。

对,全身上下的手感和热度。

 

3、

叶修斜靠在沙发里,翘一个二郎腿把笔记本搁在大腿上,叼一根pocky漫不经心地刷论坛,巧克力涂层的pocky由于咀嚼一翘一翘的,快慢不匀没有节奏,一根嚼完了就伸手从盒子里再抽一根——这是韩文清给他想的戒烟方法。

韩文清:“你不就是怕嘴闲吗,反正pocky和烟形状上挺像的,想抽烟了就吃。”

叶修很不满意,哀怨地扎巴扎巴眼睛瞅着自家恋人。

“——不听话我就收了登录器,禁你荣耀。”收到了更恐怖的威胁。

“韩文清,”叶修正色道,“还有没有人性了?”

回答是一记冷哼。

 

那么叶修此刻没有扑在荣耀里而是啃pocky刷论坛的原因显而易见——他偷偷抽烟了。不过偷偷抽烟本身没啥大不了的,他叶修从媒体那儿躲了8年,偷偷摸摸的事情还不熟悉?只是抽烟被韩文清发现了,这件事情比较严重,拳皇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这件事便以禁叶修一周荣耀收尾。

人一闲下来就浑身不舒服这句话是绝对没错的。现在是10月,照理没有到最冷的时候,这天的温度却是很低。叶修赤着一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互相蹭,如果现在他正在荣耀里抢boss,那么这点寒冷是完全可以被忽略的。问题是,现在他没有荣耀,闲得发慌。脚冷手也冷,二者相比还是脚上更要紧。他转转眼珠,剥夺了自己的烟和荣耀女神的罪魁祸首就坐在沙发另一头,手里一叠纸张,估计是战队报告,一边执笔不时在上面写些什么。

韩文清戴了眼镜。度数并不是特别高,平时有需要的时候都用隐形眼镜应付,只有在家里才会戴上这幅黑框眼镜。叶修的视线越过笔电一动不动地锁在韩文清的侧脸上,前者在心里不得不承认其实老韩戴眼镜很好看,面部线条冷冽刚硬,嘴唇抿成一条线,平时令人双腿发软的眼神因为眼镜的缘故柔和了不少,整个人看上去友善了许多,自然没有那种混黑道的气质。

倒像个实打实的霸道总裁。

被自己的大胆比喻惊到的叶修一边感到好笑地想着真不愧是我相中的男人,一边调整了坐姿,一双长腿摆上沙发,直接把脚贴上恋人的腰际,一点也不老实地掀起外衣,想要往更里层的地方去。

“叶修,你干什么!”明显没有料到叶修会突然袭击,腰间冰冷的触感饶是让韩文清也不得不吓一跳。

欣喜地看到了对方少见的反应,叶修开心地笑道:“还能干什么?脚冷了呗。”

韩文清放下文件,拉过还在调皮捣蛋的脚一起搁在大腿上,大手一覆,沉色道:“冷就去穿袜子。”

“麻烦。”

“……”韩文清心想这人真是懒癌晚期没得救了。

“我去给你泡姜茶。”他又说。

“不喝!”

“冷就喝!”

“你给我焐焐不就好了?”

“那总不是长久之计。”

“呦,几个意思?”

“平时多注意点调理对以后帮助大。”

“这不有你嘛我担心啥。”

“你冷了我心疼。”

叶修愣是被这一句话卡得说不出话来。半晌,他才别过脑袋小声地嗫嚅道:“老韩,你厉害。”

眼尖地没有漏看叶修微微发红的耳尖,韩文清心底不可避免地泛起一阵爱怜,咕嘟咕嘟地冒出小小的气泡漫出氤氲甜蜜的浓郁酒香,爆炸的哔啵声响细小却密集地在心房里头撞击回响;又恍惚间听到有小人在耳边说着暧昧缠绵的话语,听不清字句,只觉大脑迷醉又清新。这么说会有些奇怪,然而当他看到叶修只会对他示弱,只会对他撒娇甚至傲娇,只会在他面前表现自己可爱的一面,只会对他耍一些无关痛痒的小赖皮……只会在他面前展示出一个不一样的叶修,这位一向以硬汉风格著称的霸图男儿就会无可救药地软化自己一身刺,像是被破了门的城,毫无保留地将叶修纳入自己的生命。

感情这种东西,长久了就会变味。特别是爱情,它不是酒,放的越久越好;它可能就成了一个过期的腐烂的旧物,也可能淡了味道成为一坛清水,少有越酿越浓不醉不休的。要韩文清说的话,他觉得自己和叶修之间的爱很稳定,酒香肯定不如鼎盛时期,却远没有成为清水,可能是二人相处的时间太长太久,所谓老夫老妻的模式已经在点滴中养成的缘故吧。

不自觉地柔和了脸色,嘴角微微上扬,想道今天就让他任性一次吧。

谁叫人是我惯的呢。

思索着有的没的,韩文清把叶修仍然冰凉的脚重新拢在怀里,厚实温暖的手贴紧脚心脚背。叶修看见这反应,呵呵一声乐了:“哎呀老韩,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就说你还是处处都被我压一头啊——”

前言撤回,韩文清觉得,针对叶修这种妖孽,果然一步都不能让。

“呵,”他冷笑一声,“让你知道谁压谁一头——今天晚上。”

毕竟这个,也是体质问题嘛❤


END.


求评论!求指点!


评论(25)
热度(145)

© 做什么都很菜 | Powered by LOFTER